廊坊新闻网-主流媒体,廊坊城市门户

笔墨耕耘---访著名书法家刘文良老师

2019-10-10 09:52:57 来源:连州网

刘文良,号郊外散人,1962年生,天津武清人,毕业于天津书画学院,师从一代书法大家刘炳森先生,刘炳森先生对他的言传身教和直接指导,使他的思想步入宽广的境界,在艺术方法论上更加清晰明确。在某种程度上,他是刘炳森艺术的衣钵传人,也是刘炳森艺术思想的坚定实践者与捍卫者。

刘文良在艺术观上坚守民族传统的阵地,但又不墨守古人的陈规,并在继承的基础上力求具有新的发展,创作的艺术作品尊重了民族的欣赏习惯。当然不排斥一切进步和优秀的外国艺术,而且认真钻研、吸收、融化和发展古今中外具有民族风格和时代特色的完美的艺术样式。认为一位人民的艺术家必须追求真、善、美,反对假、恶、丑。

在用笔上,刘先生讲究匀净。刘文良在隶书中很难看到飞白笔法,他似乎在极力回避这种笔法,而对线条的滋润、光洁有着骨子里的偏好(这很能让人联想起“馆阁体”来)。在用笔的力量分配方面,刘先生也处理得非常“公平”:横画一律较粗,竖画一律较细,这种笔法虽然看上去非常卖力,却并未显现出应有的力度,究其因,主要是用笔上铺毫与聚毫运用不当所致。铺毫使线条呈扁平状,这种线条虽然表现出一定的宽度,但却丧失了应有的厚度,缺乏立体感,给人以单薄的丝绸或布条等扁平物体的感觉,而且又给人以笔始终浮在纸面上,不能入纸的感觉,自然缺乏力度。聚毫所写出的线条则相反,它表现出一定的立体感,给人以破空杀纸、力透纸背的审美效果。

在结字上,刘文良隶书呈现出“满”的特征。无论是多笔画字,还是少笔画字,刘先生都将每个字处理得四角填满。对于笔画多的字来说,这么作要容易一些,对笔画少的字,就需要将笔画加粗加厚,这样的结果便是大小齐平,如古人所谓“大字促之令小,小字展之令大”,给人的感觉便是“状如算子”,缺乏变化、缺乏生气、缺乏生动活泼的气象。

章法上,刘文良隶书更是突出了这个“满”字。他的书作,不仅每个单字四角布满,整个作品的四角依然填得很实,每字每行端正笔直,壁垒森严,仿佛一个无比严肃的仪仗队!刘先生几乎对古人“计白当黑”、“以虚当实”的审美观充耳不闻,采取排斥的态度。

刘文良先生传统功力深厚,擅长隶书,楷书,并兼长行,草。在隶书方面,刘文良先生自然将行草书的灵动秀美融入隶书,巧妙的将《乙瑛》 《石门颂》《礼器》等汉碑于一炉,形成了独树一帜的个人风格,在当代中国书法坛上,他的作品在追求碑帖融合与汉碑语言方面多方探索,体现了汉碑传承的经典性和审美表现的时代性。刘文良先生的书法创作,最大特点就是既有深厚的传统底蕴,又贴近时代和大众的需要。不仅具备相当的实用性和视觉效果,同时具有不可低估的潜在的收藏价值。

相关推荐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