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新闻网-主流媒体,廊坊城市门户

河北银行减值力度加大 国家能源集团或成最大股东

2021-08-16 16:45:17 来源:长江商报

在资本市场门口徘徊已10年的河北银行,即将迎来最大股东方的变更。

日前,A股上市公司国电电力(600795.SH)宣布,将与国家能源集团进行资产置换,置出资产包括其所持河北银行19.016%股权。交易完成后,国家能源集团将取代国电电力,成为河北银行第一大股东。

作为河北省唯一一家省级城市商业银行,河北银行一直处于无控股股东、实控人的状态。早在2012年初,河北银行就开始筹划IPO,但接受辅导快10年,依旧未能有实质进展。特别是两年来盈利能力弱化、资产质量下行等因素,更加为河北银行的上市之路蒙上一层阴影。随着实力更为雄厚的国家能源集团成为第一大股东,河北银行IPO或将迎来转机。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20年河北银行实现营业收入86.02亿元,同比增长7.15%,净利润18.71亿元,同比减少8.55%,且相较于2017年最高峰时期净利润27.17亿元整体下降31.14%。

加大减值计提力度则是河北银行增收不增利的直接原因。2020年,河北银行计提信用减值损失38.25亿元,同比增长24.64%,远超当期营收增速。

截至2020年末,河北银行不良率1.98%,拨备覆盖率133.41%,与A股已经上市的41家银行相比,均处于垫底水

管理层“换血”国家能源集团或成最大股东

河北最大城商行第一大股东或将发生变更。

根据国电电力日前披露的重组方案,国电电力拟与其控股股东国家能源集团进行资产置换,上市公司向国家能源集团置出河北银行19.016%股权、国电英力特51.025%股权,国家能源集团向国电电力置入旗下多家子公司股权。交易完成后,国家能源集团将取代国电电力,成为河北银行第一大股东。

资料显示,国家能源集团由中国国电集团和神华集团两家世界500强企业合并重组而成,2017年11月正式挂牌成立,是中央直管国有重要骨干企业、国有资本投资公司改革试点企业,2020年世界500强排名第108位。

河北银行则是全国首批五家城市合作银行试点之一,也是河北省最大的城商行,目前无控股股东、实控人。

截至2020年末,国电电力直接持有河北银行19.02%股份,为后者最大股东,其余股东持股比例均未超过10%,股权结构较为分散。百悦投资、河北港口集团、中城建投分别持有该行8.39%、8.19%、6.64%股份,上市公司栖霞建设(600533.SH)及其控股股东栖霞建设集团分别持有河北银行3.18%、5.29%股份。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一直以来,河北银行就存在着多名重要股东进行股权质押的情况,或对其股权稳定产生不利影响。

联合资信出具的评级报告显示,河北银行持续加强股权质押管理,2020年末将股权质押比例由年初的19.86%压降至15.38%。

截至2020年末,河北银行前十大股东中,就有四大股东存在股份质押。其中,第四大股东中城建投已质押4.65亿股,质押率达100%。第五大股东栖霞建设集团质押1.22亿股,质押率为32.86%。第七大股东北京理想产业集团和第十大股东中冀投资分别质押1.04亿股、1450万股,质押率分别为32.66%、10.7%。上述四大股东合计质押7.05亿股,约占该行总股本的10%。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12年初,河北银行便宣布拟首次公开发行人民普通股并于境内上市,并接受了中信证券的辅导。但推进已有十年时间,河北银行的IPO之路依旧未能有实质进展。

去年12月中信证券出具的第31期辅导报告中,并未披露河北银行目前存在主要问题,仅显示“根据银行战略规划,持续推进上市工作。”

而在去年年末,梅爱斌接替乔志强成为河北银行董事长。今年6月以来,河北银保监局先后核准了王县力的行长、董事、副董事长任职资格,以及卜周庆、赵景南、李亚的董事任职资格。

全新的领导班子上任,且即将迎来实力雄厚的国家能源集团作为第一大股东,河北银行的上市之路能否会发生转机?

减值力度加大去年增收不增利

事实上,盈利能力不稳定、资产质量下行,这些都是影响河北银行IPO止步不前的重要因素。

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河北银行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4.43亿、74.14亿、67.73亿,净利润分别为26.42亿、27.17亿、20.22亿。其中,2018年河北银行营收净利出现双降,降幅分别为8.6%、25.6%。

2019年,河北银行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回升至80.28亿元、20.46亿元,同比增长18.53%、1.2%,但净利润增速依旧远低于营收。

疫情影响下,2020年河北银行全年实现营业收入86.02亿元,同比增长7.15%,净利润18.71亿元,同比减少8.55%。将时间线拉长,若以2017年最高峰时期的业绩为基数,2020年河北银行营业收入虽然增长16%,净利润整体下降31.14%。

长江商报记者进一步梳理发现,随着业务规模的扩大,河北银行的利息净收入、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均保持稳步提升趋势,去年分别为78.81亿元、6.95亿元,同比增长7.89%、17.4%,带动该行营收规模增长。

但受到减值计提增加影响,河北银行盈利水弱化,报告期内该行计提信用减值损失38.25亿元,同比增长24.64%,高于当期营收增速。

截至2020年末,河北银行资产总额3957.02亿元,其中贷款及垫款净额2398.31亿元,占比提升至60.61%。

信贷资产质量方面,2018年至2020年末,河北银行不良贷款分别为47.08亿元、39.91亿元、48.44亿元,不良率2.53%、1.84%、1.98%。可以看到,2020年末河北银行不良贷款反弹21.37%,不良率较上年末也提升了0.15个百分点。

此外,2018年至2020年末,河北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11.85%、169.66%、133.41%。

值得一提的是,A股41家上市银行中,仅郑州银行一家城商行2020年末不良率高于河北银行。而2020年末A股上市银行中拨备覆盖率最低的是民生银行,为139.38%,也高于河北银行133.41%的拨备覆盖率水,河北银行的风险抵补能力有待进一步提升。

河北银行资产端中另一大主要构成部分就是投资资产。截至2020年末,该行投资资产998.53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压缩至25.23%。

联合资信评估报告指出,截至2020年末,河北银行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投资纳入第三阶段的规模为4.54亿元,较上年同期略有减少,第三阶段预期信用减值准备余额3.31亿元;以摊余成本计量的金融资产纳入第三阶段的规模由上年末的21.67亿元增长至48.8亿元,第三阶段预期信用减值准备余额由上年末的7.18亿元增长至16.43亿元,资产质量有所下行

尽管上市一直未有进展,但河北银行也通过其他方式进行资本补充。2020年,该行发行30亿元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

2018年至2020年末,河北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4.34%、13.98%、13.32%,一级资本充足率11.56%、11.34%、11.33%,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1.52%、11.29%、10.17%,均连续两年出现下滑。(长江商报记者蔡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