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新闻网-主流媒体,廊坊城市门户

江龙船艇重点合同起争议业绩或受影响 实控人拟再减持4%股权

2021-11-16 09:33:20 来源:长江商报

知名船艇设计生产企业江龙船艇(300589.SZ)重大经营合同突然生变。

11月14日晚间,江龙船艇发布风险提示公告,因与境外相关方签署的合同存在较大争议,存在223.80万美元合同款及保证金不能收回风险。

此前,江龙船艇董事长晏志清曾表示,上述项目被视为江龙船艇的“1号工程”,对公司意义重大。

江龙船艇主要从事公务执法船艇、旅游休闲船艇和特种作业船艇的设计、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称其是国内优秀的铝合金、金属及多材质复合船艇供应商。

不过,江龙船艇的盈利能力不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0.16亿元,同比微增2.34%。不仅如此,2013年以来,公司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基本上处于原地踏步状态。

盈利能力亟待提升,江龙船艇的实际控制人却忙着减持套现。据长江商报记者粗略估算,去年解除限售以来,夏刚、晏志清已经累计套现逾1.2亿元。目前,夏刚又在筹划实施新的减持计划。

重点合同起争议业绩或受影响

重点合同生变,或将对江龙船艇的经营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根据公告,2019年6月25日,江龙船艇与Birdon签署了总金额为552.60万美元合同。合同约定,Birdon提供主要设计,由江龙船艇分包建造3艘35米铝合金客船,船舶到达悉尼后,由Birdon对其自购设备作进一步的安装调试与海试等后,交付给最终用户悉尼市交通局。

然而,受新冠疫情及船东对船舶部分设计变更和供货延迟等主要因素影响,3艘35米铝合金客船延迟于去年11月9日才在国内交付。鉴于银行保函即将到期,双方无足够时间续开银行保函,经双方协商,今年6月10日,签订担保金协议,当日,江龙船艇将对应款项合计110.52万美元存放至Birdon指定的律师事务所,作为项目担保金,替代原合同约定的银行保函。

随后,Birdon以江龙船艇延期交付船舶以及因船舶存在质量问题,致使其未能及时交付给最终用户为由,暂停支付相应款项,并于今年11月12日邮件通知其指定律师事务所,将前述项目担保金110.52万美元支付给Birdon,作为索赔金额。当日,其指定的律师事务所依据担保金协议及其要求将资金支付给Birdon。

江龙船艇表示,目前双方在合同交船是否延期,是否存在质量问题,责任划分等方面存在较大争议。110.52万美元保证金被Birdon提取,不代表其实际应承担该损失。

目前,江龙船艇已聘请专业海事律师协助其与Birdon积极磋商,争取达成解决方案,若无法协商解决,将依据造船合同约定和双方关于争议事项的责任认定而向Birdon主张退回保证金、支付剩余船舶建造款等法律应对措施。

江龙船艇还在进行保险理赔磋商。此前,江龙船艇就该项目向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购买了最高赔偿限额为180万美元的《短期出口信用保险特定合同保险单》,理赔条件是Birdon违约或破产,或Birdon所在国家发生政治风险。

公告显示,上述合同总金额552.60万美元,占江龙船艇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主营业务收入的5.89%。截至目前,其已累计收款约439.32万美元,合同未收款113.28万美元,支付保证金110.52万美元,合同未收款及保证金合计为223.8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428万元),占其最近一期经审计利润总额的40.50%。

江龙船艇表示,上述合同未收款及保证金的收回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值得一提的是,江龙船艇董事长晏志清曾表示,该项目系江龙船艇的“1号工程”,整个建造过程综合运用了多项新技术、新工艺,突破了许多难题。

实控人拟再减持4%股权

重点合同出了变故,或将对江龙船艇的经营业绩产生较大影响。原本,公司的经营业绩就一直没有突破。

江龙船艇成立于2003年,由夏刚、晏志清、龚重英、赵盛华等共同出资300万元成立。2017年1月13日,公司通过闯关IPO在创业板挂牌上市。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无论是上市前还是上市之后,江龙船艇的经营业绩均没有亮丽表现。

数据显示,上市前三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实现了稳步增长,营业收入从2013年的2.59亿元增至2016年的4.16亿元,同期净利润从0.21亿元增至0.37亿元。

2017年,江龙船艇顺利登陆A股市场,当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23亿元,同比增长1.80%,净利润为0.35亿元,同比下降4.98%。

上市首年,净利润就开始下滑,营业收入增速放缓。此后的2018年至2020年三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69亿元、5.51亿元、6.13亿元,同比增长10.97%、17.33%、11.31%,保住了两位数的稳增长势头。但是,这三年的净利润较营业收入明显逊色不少,分别为0.31亿元、0.34亿元、0.35亿元,同比变动-11.08%、9.35%、2.40%。

纵览2013年至2020年8年的经营业绩,营业收入实现了持续增长,8年翻了一倍多,而净利润整体上没有明显增长。

从扣非净利润方面看,2017年、2020年,出现同比16.10%、14.91%的幅度下滑。整体上,2013年至2020年,扣非净利润基本上处于原地踏步状态。

今年前三季度,江龙船艇实现营业收入3.69亿元,同比增长12.43%,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16亿元、0.13亿元,同比增长2.34%、14.16%,增幅也不明显。

如果上述合同款及保证金不能顺利收回,也不能顺利获得保险理赔,势必将对江龙船艇今年全年的经营业绩产生较大不利影响。届时,公司全年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可能会出现明显下滑。

经营多年未获得有效突破,实际控制人减持套现却不手软。

去年1月,上市满三年,江龙船艇的实际控人夏刚、晏志清所持江龙船艇的股份陆续解禁,随之而来的是减持套现戏码开始上演。

去年四季度,晏志清减持202.29万股,今年三季度,又减持49.92万股。今年一二季度,夏刚分别减持109.03万股、93.70万股。

根据减持期间股价波动,长江商报记者粗略估算,夏刚、晏志清上述减持,合计套现超过1.20亿元。

减持还远没有停止。今年11月9日,夏刚披露减持计划,其拟在公告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811.23万股,约占总股本的4%。

如果以11月15日收盘价24.28元/股、实际减持达到上限计算,夏刚将套现约1.97亿元。(长江商报记者明鸿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