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新闻网-主流媒体,廊坊城市门户

勤上股份豪赌教育惨败亟待脱困 易主失败股价跌停

2022-01-06 16:55:22 来源:长江商报

似乎陷入了“走投无路”之境,李旭亮筹划的让出控制权计划也失败了。

今年1月3日晚间,勤上股份(002638.SZ)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勤上集团终止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上月27日晚间,公司曾披露,勤上集团正在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事项,股票停牌。

短短四个交易日,勤上集团筹划的控制权变更事项就宣告终止。这一动作,传递给市场的印象是,公司似乎视停牌如儿戏。

勤上股份原本是一家主营半导体照明的中小型上市公司,2011年12月登陆A股市场。上市第二年,公司经营业绩就开始下滑,于是,公司全面开启产业转型之旅。

勤上股份的产业转型更像是一场豪赌。据长江商报记者粗略统计,2016年开始,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等方式,勤上股份相继筹划收购多家公司,涉及的交易金额超过70亿元。借助这些并购,公司大踏步向教育领域转型。

然而,豪赌式转型留下的是一地鸡毛。2011年上市以来,勤上股份累计亏损19亿元。二级市场上,其股价累计跌逾80%。

易主失败股价跌停

没有任何悬念,勤上股份的股价跌停了。

1月4日早盘,勤上股份以跌停价开盘,随即被封死跌停。直至全天交易结束,其股价仍被困死在跌停板上,收报2.01元/股,跌幅为9.87%。

股价跌停与易主失败有关。

1月3日晚间,勤上股份发布公告称,2021年12月31日,收到控股股东勤上集团通知,勤上集团决定终止筹划控制权变更相关事项。本次控股股东终止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不会对公司未来发展战略、经营规划及生产经营等方面造成不利影响。公司将继续按照既定的发展战略,保持公司经营稳定、可持续发展。

三天前的12月27日晚间,勤上股份发布停牌公告称,12月27日,公司收到控股股东东莞勤上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勤上集团”)出具的《关于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的通知》,勤上集团正在筹划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的相关事项,具体方案包括但不限于向李俊锋或其控制的主体非公开发行股票等,具体方案以各方签署的相关协议为准。若上述事宜最终达成,将会导致公司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本次交易相关事项尚需有权部门进行事前审批。鉴于上述事项涉及公司控制权变更,对公司有重大影响,且上述事项正在洽谈当中,尚存在不确定性。于是,公司向交易所申请股票停牌。

从停牌筹划控制权变更到终止变更,仅仅四个交易日,这让市场颇感意外。上市公司停牌是一件较为严肃的重大事件,通常是筹划的重大事件有一定眉目,为防止该事件对股价波动造成较大影响,才动用停牌。基于此,勤上股份的此次停牌,被市场称之为儿戏。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勤上股份易主是迫不得已。

李旭亮是勤上股份的实际控制人。2021年三季报显示,李旭亮直接持有勤上股份5.85%股权,并通过勤上集团间接持有公司15.20%股权,李旭亮直接或间接合计持有勤上股份21.05%股权。

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勤上集团所持勤上股份16.93%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且这些股份约99.24%被质押。而李旭亮直接持有的勤上股份股权也全部被司法冻结。

由此可见,李旭亮存在较大的财务压力。

更致命的是,二级市场上,勤上股份的股价惨遭大跌。2015年,在牛市行情下,公司筹划向教育领域转型,股价一度超过12元/股,到了今年1月4日,股价跌至2.01元/股,累计跌幅约为83%。

豪赌教育惨败亟待脱困

李旭亮筹划的让出公司控制权,原本给了市场一线希望。如今,易主事项终止,勤上股份何时能走出困境,令人担忧。

勤上股份的前身是勤上光电,2011年12月在中小板挂牌,公司主营业务为LED照明,系半导体照明产品和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上市后,公司业绩持续下滑。从2012年起至2016年,勤上股份预告的业绩屡屡修正,5年间共计修正了8次,涉及到2012年度、2013年度前三季度、2013年年度、2014年年度、2015年半年度等。有意思的是,每次修正的业绩都要比预告的业绩大幅减少。

业绩糟糕,勤上股份全力求变。变化始于2015年,当年,公司相继收购彩易达51%股权、一声喊照明51%股权、厦门国际银行部分股权等。

如果说,2015年,勤上股份还只是围绕传统主业在布局,那么,2016年,公司的重心就彻底倒向了教育。

2016年开始,勤上股份相继筹划收购龙文教育100%股权、英伦教育40%股权、凹凸教育部分股权、华顿文体51%股权、壹杆体育30.77%股权、柳州小红帽等。2016年底,公司宣告,豪掷29亿元收购爱迪教育100%股权。上述教育资产涉及幼教、K12、国际教育及职业培训等,覆盖了教育的各个阶段。

这些收购,不乏高溢价,涉及的交易价格总计超过70亿元。当然,上述收购并非全部完成,去年6月,勤上股份宣告收购爱迪教育失败。

在加速并购教育资产之时,勤上股份加快剥离传统照明资产。“一加一减”似在表明公司转型教育的坚定信念。公司名称也由勤上光电更名为勤上股份。

为了支持转型,勤上股份通过定增募资33亿元,13.50亿元出售照明资产。

如此大规模并购,带给勤上股份的不是业绩高速增长,而是经营业绩异常惨淡。2016年至2020年,勤上股份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分别为-4.27亿元、0.84亿元、-12.49亿元、-3.73亿元、0.45亿元,巨亏一年微利一年。其中,2018年至2020年,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12.50亿元、2.03亿元、1.16亿元,连续三年亏损。

2021年前三季度,勤上股份实现的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47亿元、-3.71亿元,再次大幅亏损。这其中,就包括对龙文教育计提商誉减值准备。不出意外,2021年全年,公司主营业务依然为亏损。

整体而言,2011年上市以来,勤上股份累计亏损19亿元。

随着“双减”政策出台,勤上股份的教育业务将面临转型,经营继续承压。

未来,勤上股份靠什么来支撑?(长江商报记者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