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 投稿

廊坊新闻网-主流媒体,廊坊城市门户

八旬紫砂壶艺人倪顺生感言:紫砂壶能做还是要做

2018-07-31 13:38:13 来源:中国新闻网

八旬紫砂壶艺人倪顺生:相伴六十多年的传承记忆

对珍贵的紫砂壶,你了解多少?在爱茶人眼中,它是能留住好茶原味的宠儿;在收藏界看来,由于兼具实用性和艺术性,它也备受青睐。而对紫砂壶艺人、江苏省工艺美术大师倪顺生来说,制作紫砂壶,却是相伴一生的事业。从他正式学艺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六十多年光阴。

紫砂世家走出的小学徒

1938年,倪顺生出生在宜兴一个紫砂壶陶艺世家。其母邵宝琴为清代名人俞国良养女,得其亲授紫砂技艺以“锡山俞传”壶艺远近闻名。对他来说,满屋的紫砂泥、雕刻工具……都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所以,每每放学回家,倪顺生都会拿起小榔头,帮着家里“锤泥”:那些紫砂原料,只有锤得有了粘性后才能做壶。他一直都记得,那会家里很穷,父亲开着小作坊,自己做紫砂壶卖。

在家庭影响下,长大后的倪顺生几乎没有任何悬念地进入紫砂壶陶艺领域,随父母进入当时的宜兴蜀山陶业合作社,成为第一批紫砂艺徒。在朱可心等紫砂名家的指点下,他逐渐掌握了紫砂手工技艺的要领,开始崭露头角。

“小时候嘛,对紫砂技艺啊、传承啊,没有太多概念。”大概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倪顺生开始凭借紫砂作品拿下一个又一个奖项,其作品亦被博物馆收藏。回忆起往事,他脸上带着一点憨厚的笑容,“我就是想,怎么把这门手艺做好”。

那些技艺到底难在哪儿?

说着容易,但紫砂壶制作技艺其实很难。倪顺生举了个例子:看上去挺简单的一把壶,很可能一两年才能做完;如果要出难得一见的精品,做个十年八年都不算什么。

“先打泥片、泥条,做出壶的基本器型,然后加上壶嘴、壶把等,这叫‘素壶’。”倪顺生说,紫砂技艺是“做加法”,如果想把做出一把“花壶”,就得另外用紫砂原料做纹饰,小心翼翼粘上去。

这些纹饰能有多细致?一把“云龙壶”,龙身上的鳞片都雕了出来;一把“福鼠葡萄球壶”,叶子的脉络亦清晰可见。除了常见的紫红色,紫砂壶原料还有黄、绿等等,想搭配好,也是一门不小的学问。

“而且,整个过程中,紫砂泥的湿度、纹饰和壶身的配色等都要十分讲究。”倪顺生解释,等晾干后就可以烧制了。但并不意味着大功告成,“胚里的毛病不容易看出来,一烧就裂“。

烧好了,还得用一种非常细腻的砂纸打磨壶身,让触感更加光滑。倪顺生说,紫砂艺人用到的工具非常多,很多小工具都是自制的,“每做一把壶,都像是在做一件艺术品。紫砂壶值钱,主要是在做工上”。

八十岁感言:紫砂壶能做还是要做

紫砂壶做多了,倪顺生琢磨,除了传统图案,壶身还能不能有一些其他装饰或者变化呢?

他在生活中寻找灵感。有时候和大家一起出去采风,别人看风景,倪顺生注意的却是路边的花花草草,甚至一些不起眼的细节:树干有没有结疤?它的走势如何?树叶是什么样的纹路?天牛、蝴蝶,能不能雕到紫砂壶上去?

“我一直对树樁感兴趣,想把紫砂壶做成相似造型。”倪顺生还尝试把紫砂制作技艺推广到其他领域,“我制作了紫砂的寿桃壁瓶装饰品、文房四宝,还想看看能不能做餐具”。

一些人惊讶于他的创造力。对此,倪顺生挺自豪地说:“紫砂手艺人里头,在作品创新这方面,我还是有点小名气的”。

今年7月,家里人为倪顺生在北京办了一个小小的展览,除了他的经典之作外,其传人倪建军、甘露等的作品也随之展出。

“我已经八十岁,到这个年龄,做一把壶烧出来没毛病,很开心的。”看着精美的紫砂壶,倪顺生脸上有了掩饰不住的笑容,“紫砂壶能做还是要做,做一天就算一天。”。(记者 上官云)